相关文章

江门小伙疑上班中暑昏迷 被送进ICU三次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djzygs.cn/

陈超华睁着眼睛,处于昏迷状态。

陈超华,1985年8月17日生,上周刚刚过完他30岁生日。就在生日的当天,他被送进重症加强护理病房(下简称ICU),这已经是他自7月2日入院后,第三次被送入ICU。陈超华的哥哥陈义桥说,陈超华是因工作中中暑导致昏迷入院。

中暑导致脑部神经受损?

8月21日下午,南都记者来到江门市中心医院住院楼,正好遇上陈超华从重症加强护理病房转回神经内科病房。陈义桥说,“这已经是超华第三次从ICU出来。”

7月2日上午上班时,陈超华感到头晕、腰痛,身体不适,午饭后由陈义桥送到鹤山古劳三荣诊所,诊断为“中暑、发烧”,后陷入昏迷。不省人事1天多后,陈超华被再次转院到江门市中心医院,入院诊断为“热射病(重度中暑)、弥散性血管内凝血(DIC)、急性肝功能不全、急性肾功能不全、肺部感染、继发性癫痫、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(脑、肺、血液系统等)。”

南都记者在神经内科病房看到躺在床上的陈超华,他身上的电线连接生命体征检测仪,鼻腔插着食管,喉部气管被切开连接输氧管。陈超华的眼镜睁得很大,嘴巴也似乎合不拢。主治医生表示,他虽然睁开眼镜,但其实处于昏迷状态,光线、声音,甚至直接物理刺激肢体也都没有反应。于昏迷1天多,脑部缺水缺氧导致神经受损,醒来的希望比较渺茫,即便是醒来,日后恢复难度也大。

一个多月花了21万元

陈超华是安徽省宿州市砀山县人,2012年随哥哥来到鹤山市广裕电器实业有限公司打工。他很老实,也很少说话,在鹤山没什么朋友,没有成家,家里还有71岁的父亲和69岁母亲。老家的六亩地种了梨树,快到秋收的季节了,但父母亲都过来照顾他,让本来就没有多少的经济来源彻底没了。哥哥和嫂子都在工厂里打工,育有一对儿女。哥哥为了忙陈超华工伤的事情,经常上一天班请两天假。哥哥陈义桥说,“工厂都想不让我继续上班了”。

前几日,医院给他们发来了催交押金通知单。据介绍,入院的时候他们交了13万元押金,但截至8月18日,治疗费已用了174521.28元。存款、工资和找亲戚借来的4万元都已经用在医疗费上了,为维持陈超华的生命,医疗费用每天以30 0 0元至5000元的速度增加。陈义桥表示,加上在鹤山医院的治疗费用和买营养液的钱,都花21万元了。他们已经没有钱,也没有亲戚能借了。

陈超华每天除了打营养液外,还会通过食管吃点流体食物。父亲把烧好的粥液给陈超华吃,剩下的就是自己午餐或者晚餐,“现在连吃饭都已经成问题,怎么办呀?”

[疑问]

属于工伤吗?

为什么会中暑?陈义桥说是因为工厂车间的工作环境太热。据称,工厂车间那段时间用来降温的风机有问题,白天温度基本都在34℃左右,而陈超华又都是做体力活。那天上午,工友说陈超华状态不太对劲,脸色苍白,大量出汗,很不正常,等送到诊所时测量到的体温已有40℃以上。出事后,陈义桥本来要给陈超华输血,但医生发现他手臂上皮肤有暗沉色斑,说是中暑迹象,不能输。后来,陈义桥回到工厂,发现几乎车间内的每个人都有这种症状。

据称,工厂每个月会在他们工资上扣掉22元钱,他们本以为那是工伤保险,但这回陈超华出事后,才发现工厂根本没有给他们买。出事当天工厂给陈超华垫付了1万多元医疗费,后来陈义桥回厂里借了1万元。昨天劳动部门已经介入协调,但由于工伤鉴定还没有结果,陈义桥准备今天回公司,以自己名义再借2万元。

想过放弃吗?

陈超华父亲7月2日晚上从老家赶到鹤山。性格向来乐观的他和记者交谈时,不时用手擦拭眼角的泪水。他说,“他母亲昨天上车从老家赶过来,预计今天就到了。但她还不知道小儿子病得如此严重。”

陈义桥说,“我们谁也没有权力放弃他的生命,既然这辈子我和超华能做兄弟,就要珍惜和弟弟的这份缘分。我们会坚持下去,希望超华能好起来,就算注定好不了,我们也要陪到他离开。”说完这些,40多岁的陈义桥也哽咽说不下去了。

(南方都市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