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ICU病房里温馨过大年 感受浓浓的年味-ICU|杭州老年医院|呼吸机-...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djzygs.cn/

  讲故事、开玩笑、做护理……

  ICU病房里温馨过大年

  春节临近,医院里大多数病人忙着出院,但杭州老年病医院里病人却不减反增,本报记者昨走进这家医院,感受浓浓的年味——

  □通讯员郭松福 记者何丽娜/文徐彦/摄

  还有两天就是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——春节了,杭城各大医院的不少住院病人纷纷请假回家,为的就是在这个特殊的时间里,全家人齐齐整整地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。

  不过,从去年12月中旬开始,杭州市一医院城北分院,也就是杭州市老年病医院,病人只进不出,已经把医院里能够利用的250张床位全部挤满。

  “靠呼吸机维持及压疮的老人,是我们这里最多见的病人。当然也有部分家庭是想过年出去旅游,把患病的老人送到我们这里,有医生、护士和护工们的悉心照顾,他们在外面也能玩得更加安心。”院办工作人员朱燕介绍道。

  医院里住的病人比平常反增不减,这势必得增加医护人员的工作量,他们的过年比平常更忙,那是肯定的。而无奈住进医院的老人们,没有家人陪伴的年会怎么过?心中的那份孤独和失落会由谁来填补?

  昨天,记者走进这家特殊的医院,亲身感受了一番老人与医护人员的那份特殊感情。

  理疗医生的额外任务

  每天讲故事让低血压老人保持清醒

  “柯伯,我来帮你做理疗了。今天感觉还好吗?”上午9点刚过,ICU病房501床边传来一个年轻男人温柔的声音,原本闭眼躺在床上的老人立刻睁开眼睛,咧嘴微笑着迎接小伙子。

  他叫汪俊,是杭州老年医院中医理疗科医生;501床的柯祖保老人,是他新近才接收的病人。

  “老人家已经72岁,2011年3月的时候,因为肺部感染、呼吸衰竭,在大医院里抢救回来后,再也离不开呼吸机。之后被送进我们医院,一直住到现在。”汪医生一边帮柯伯做按摩,一边向我介绍老人情况。

  跟别的老人不同,在柯伯的床头,挂了块卡通小题板。是装饰用的吗?非也。

  “入院以来,老柯的精神状态一直挺好的,因为插了呼吸机不能说话,他每天就靠在小题板上写字跟我们交流。他喜欢听京剧,年轻的时候还上台表演过,演的是诸葛亮。”正在隔壁床忙碌的男护士吴帅,也加入我们的聊天中。

  老柯以前是学校的老师,做起思想工作来很有一套。吴帅刚进单位工作时,在跟同事的关系处理上遇到了些困惑,在帮老柯做护理时简单一说,结果老人家拿起小题板就写了很多劝导他的话,令他豁然开朗。

  由于老柯还患有一种运动神经元病,肌肉会慢慢萎缩,尤其是近年来卧床不起,萎缩的速度比之前加快。大概从3个月前开始,老柯手脚因水肿基本不能动弹,再也不能在小题板上写字。于是,跟家人商量后,才请汪医生来帮他做理疗。

  “柯伯,我今天给你讲个新闻吧。说是有个东北的大学生,放假回家时口袋里只有100块钱,一开始买不到车票,后来遇到好心人搭他回去,结果下车时发现口袋里多出了50块钱。”汪医生俯身贴在老人耳边说着,听得他笑着直点头。

  跟老柯聊天,是汪医生每天的必修课。有时讲鬼故事、有时讲笑话、有时讲新闻,偶尔还会讲讲最新的电影,每次讲完老柯都会点头表示自己很喜欢听。

  作为一个理疗师,只要做好自己的按摩就好,为何还要费尽心思跟一个无法与自己互动的人说这么多话?汪医生说:“柯伯的血压很低,白天时精神也很疲乏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睡着。为了让他保持清醒,我们就尽量多跟他说话,多让他笑笑,对他的健康有帮助。”

  很快半小时的理疗时间结束,汪医生俯身跟老人家道别。结果老柯拼命皱眉挤眼,不愿我们离开。汪医生俯身问:“那我一直在这里陪你好吗?”老柯立马开心地点点头。

  护士们帮阿香做完护理

  口袋里多了她塞的零食

  离开柯伯的病床后,我又跟着吴帅护士来到506床。这是位81岁的老太太,名叫杜林香,所有人都亲切地称呼她“阿香”。

  ICU病房内要保持恒温,在24小时打着空调的地方,每个人都很需要大量喝水。我们走过去的时候,阿香正握着小奶瓶在喝水,偶尔有水从嘴角满出来,她立马用纸巾擦掉。

  “我们阿香可爱干净了,虽然不能起床活动,但每天都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,每天都要让护工帮她擦身洗澡。”吴护士跟她开着玩笑。

  “阿香是我们这里最美的老太太,难怪我们医院的宣传照片拍的都是你呢。”说着,吴护士从阿香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梳子,帮她理顺躺乱的白发,乐得老太太直竖大拇指。

  从2010年12月入院以来,阿香已经在这张病床上躺了两年多,女儿几乎每天下午都来探视,儿子也经常买好吃的带来给她。“她爱吃棒棒糖,也喜欢吃旺仔小馒头,还经常要跟我们分享。”吴护士说,有时候帮她做好护理离开时,口袋里就多了点她塞的零食。

  “嘀嘀嘀,嘀嘀嘀”,阿香床边监护的机器突然响起警报声,吴护士一看,原来是吸痰时间到了。吴护士拿起手套,没两分钟就搞定。此时,阿香张张嘴、伸伸手,我拿了半天床头柜上的东西都不是她想要的。还是吴护士比较了解,打开柜子,拿出一罐旺仔小馒头。阿香点点头,伸手示意让他自己拿着吃。吴护士吃了一颗,她就笑得特别开心。然后又伸手示意吴护士给我们在场的每人分发,一开始发了一人一颗,她嫌少,拿起罐子让吴护士再多分一点。

  “她跟我们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,要求真的很少很少,不管谁来照顾她,她就竖起大拇指夸你好,只要我们陪着她,她一整天都是开开心心的。”吴护士说,只有每天女儿探视完要走时,她有点不舍,拉着女儿的手不放。不过只要有护士过去摸摸她的脸,逗逗她,她笑笑也就算了。

  每隔两个小时给压疮老人翻身

  老太太坚信自己会好起来

  对于需要常年卧床的老人来说,压疮无疑是他们很难回避的痛苦之一,每年甚至有不少老人因压疮而死。

  “别看压疮只是一块小小的疮面,形成仅十来天时间,但想要治愈起码得花几十天的时间。”压疮中心组长张利医生说。

  我过去的时候,张利正在病房里帮242床的老太太王汝英翻身、换药。为了保证血液循环顺畅,医护人员每两个小时就需要重复一次翻身的工作。老太太1月23日时刚入的院,因为女儿定居国外,儿子在上海工作,一直住在福利院,并请了一对一的保姆照顾。

  1月中旬,女儿接到福利院电话说是老太太发烧,但查来查去又没有感冒症状,怀疑是压疮后感染引起。女儿在国外上网查了很多信息,得知杭州市老年病医院有专门治疗压疮的中心,就将老太太送了过来。

  “王阿姨,你今天屁股还痛不痛?”掀开被子前,张医生习惯了先跟老太太做个沟通,听到老人家回答“不痛”后,她再轻轻掀开被子,并请护工阿姨帮忙一起给老太太翻了个身。当底尾部流水的疮面露出来时,隔壁床的家属立马背过身去,而张医生则弯腰帮她小心地擦起药来。

  “今天有记者来看你,你要不要讲点什么。”虽然老太太有点老年痴呆,但张医生还是抓住一切机会跟她聊天。没想到老太太出奇得清醒,笑着说:“讲两句也行。”

  “谢谢你们把我的病治好。”老太太接着说。

  “现在只是有所好转,我们还没完全帮你治好呢。”张医生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不过,老太太很坚定地说:“我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。”